1. 首页
  2. 作文素材
  3. / 正文

当“城会玩”遇上“乡话多”

  离开散若满天星的大城市,回到聚如一团火的故乡。以团聚为主题的春节,不仅是异乡打拼的游子回家的日子,也是城乡社会文化面对面的时刻。流行文化与传统文化的融合、熟人社会与陌生人社会的激荡,城乡价值认同的差异,都会在这一时段集中涌现。
在现代社会规则还未完全建立、传统社会规则经受冲击的今天,新的风尚、新的理念、新的规则,正在春节这样的时刻得到充分体验和思考。
今天起,我们将推出一组新春社会文化现象观察。城乡的人情冷暖、生活的酸甜苦辣、文化的千姿百态,烹制出一桌滋味深厚的社会年夜饭,让我们从中汲取乡土社会的营养,感受现代社会的前行力量。
——编 者
手工扎彩灯、帷幔做背景,自编自导的节目、自娱自乐的兴奋……当央视猴年春晚闪亮登场、各地卫视春晚各显其能时,很多地方由村民自发组织的村晚也火爆异常。最好的艺术,往往最贴近生活,当村味共春味一色,当众口和独口同乐,春节总能带给人们最丰富的文化对照体验,既标刻文化土层的厚度,也诠释文化生长的活力。
不可否认,无论是春节的集齐五福卡,还是回家前与回家后自拍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城里人不会玩的。这里所谓的城里人,其实只是暂时身处于人群和信息都集中的城市,他们总能熔铸出层出不穷、花样别出、匠心独运的新文化。城会玩,这个略带自嘲味道的词语之所以流行,就是因为给既有文化开辟了新奇的视角。
与流行文化相比,乡土文化的变化显得有些慢。社会学家费孝通指出,静止是乡土社会的特点,但是事实上完全静止的社会是不存在的,乡土社会不过比现代社会变得慢而已。年夜饭还是那个味道,家乡人还遵着旧俗古训,社火年会还是那么闹。同时,拍家乡、晒年味火爆朋友圈,办村晚、搞海选抢占首页。与城会玩相映衬的是乡话多,是家乡亲友热闹的唠嗑。而乡亲们话之所以多,也是慢的一种呈现。一方面,让乡土文化依然保持着质朴无华的本色;另一方面,也让乡村社会不断吮吸流行文化的养分。
去年有句流行语叫主要看气质。单从气质而言,城市流行文化虽然新奇,却似乎少了几分厚重;乡土文化虽然朴素,却可能多了几分悠远。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,不少人便有这样的感受:当各自回到自己家乡,你我之间的关系,便成了一条条短信、一个个微信红包,由此令人感慨,快节奏生活中相识的我们,原来,只是北上广之交。相反,那些总被我们吐槽为繁琐的拜年走亲戚等各种礼节,其背后蕴含的孝悌亲情,却永远是我们涤荡初心和精神还乡的不变追求。
逢人渐觉乡音异,却恨莺声似故山。在归途列车的硬座车厢里,一位媒体人观察到这样的细节:以前,给别人拍完照片,大家总是围着他,询问能否将照片冲洗出来,寄给他们,留作纪念;如今,越来越多的人,对单反、洗照片失去了好奇,而是希望通过微信接收照片。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老家的点滴巨变,越来越多的乡里人开起了淘宝店,互联网+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;春节旅游发朋友圈也不再是城里人的文化专利,渐成乡里人生活的一部分。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的普及,不仅方便了大范围传播与联系,也让城会玩与乡话多相映成趣。
车流、霓虹和水泥森林里,同样需要大地的朴实和泥土的芬芳。客观来说,城市文化和乡土文化,的确存在差异和不同,甚至是矛盾和冲突。但两者从来都不是非此即彼的对立面,恰恰相反,相互滋养、哺育、融合才是其应有的姿态。演员张馨予因在法国戛纳穿奶奶的花被面带火了城会玩,却被外媒评价有女王气势;春节期间意外火了的华阴老腔,虽早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却长期处于消亡的悬崖边缘。通过与现代摇滚的创造性混搭,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不仅坐上了传播快车,更碰撞出新的文化火花。
我的远方,是故乡。对于中国人来说,乡土是陪伴我们行走一生的行李。假如城市和乡村之间连接着浮桥,行走在城乡之间的个体,正是连接、沟通城乡的一条条纽带。虽然已经返程,但过年所带来的文化融合体验,更值得每个人珍惜与思考。说到底,城市要生长在广袤的原野上才有意义,乡土要吐纳现代文化的气息才有未来。

  

当“城会玩”遇上“乡话多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