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写景作文
  3. / 正文

石壕吏

  我有一个很漂亮的笔记本,搜集了很多美丽的诗词,很多的我喜欢的不得了的东西。关于古典文学中一粒粒明珠般的存在诗,有美丽的自然风光、闲愁旧恨、别离思乡、登迹怀古,或朦胧、或轻巧、或潇洒、或睿智、但也有这首诗——石壕吏。

 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

  这首诗仅仅讲述了一个故事,一首诗能够完整的讲述一个故事,确实不易。

  时间:晚上(暮),地点:石壕村,事件:有人来了在到处的抓人。抓到了就会被带走,或许这一走就不会再回来了。这可不是捉迷藏的游戏,这就是捉迷藏的游戏,只是不是小孩玩的,只是代价很惨痛,可是是以生命作为代价的输不起的一款游戏。作者或者不是作者,是一个描述这件事情的人,似乎亲眼所见,或者就在旁边见证这一个故事。或者是作者虚构的一个人物形象,总之,就是有个人在很晚的时候在一个村子里面借宿一宿,突然听到外面的喧哗声。一群人如狼似虎吵嚷着到处打门。干什么的?什么人?他们是政府的工作人员,他们在履行公务出来办事。办什么事情?抓人去打仗!或许他们也很不容易,或许他们也有固定的名额限制,今夜必须要抓多少多少人过来!不然降你薪!不然不给你涨工资!开你!或者把你送到前线打仗去!

  老翁逾墙走,老妇出门看。

  他们似乎也有很打的压力,但是更有压力的还是屋里的那两个人:一个老妇人一个老翁。老翁逾墙走,那老头赶紧找梯子要翻墙跑,那老妇人或许还安排几句:轻点,跑远一点,他们不走尽千万别回来,千万别被他们逮到了——逮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。那老头或许已经很大年纪了,翻个墙也如此的卖力,不容易,危险和迟缓。这时候老妪一面催促着老头子快点,一面还要应付过来开门,老妇出门看。

  吏呼一何怒,妇啼一何苦

  然后门打开了,或许是那群官爷用脚踹开的。老妪一看那么多人,那种阵势,早助长了那群官吏耀武扬威的呼来喝去,似乎生气的不得了。吏呼一何怒!“怎么才开门?干嘛去了!你找死不成!耽误了你大爷今晚交任务!没你好活的!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!让本大爷敲了半天的门!你是死人啊!”但是面对着对方的谩骂不爽,老妪也只有忍气吞声,不敢大声。妇啼一何苦,似乎形成一个对比。她不敢争辩,只能求着他们说“我老婆子老了,不中用了,耳朵又不好使,眼睛又花,走的又慢,实在不敢得罪众位官爷,看在我这一大把年纪的份上,你们就少说两句吧。”那些人还不依不饶:“家里的人呢?要他们都出来,现今奉太老爷指令,来招人从军。将来混个一官半职,也是你老的造化,你这妇人不思为国尽忠,报效朝廷,将来一朝得胜,可是莫大的荣耀哦”。

  那老妪啜泣了半天说到:“求求各位官爷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婆子吧。我的三个儿子都被你们招走了。最小的一个儿子才十三岁。前不久有人带话回来,说我的两个儿子在疆场上丢掉了性命,只剩下一个儿子现在还不知道是死是活。活着或许也只是暂时的偷生而已,而死了也就什么都没有了。除此之外,屋里再也没有其他人了。我的老伴早就去世,我一个老婆子拉扯大三个儿子受的苦都不知道有多少,现在好容易把他们拉扯大,却赶上什么安史之乱,这又是那一辈子造的孽啊……”

  但是那些差官可不管这老人的唠叨,或许早就不耐烦了。说你老也甭对我叫苦,你说没有人让我们进去搜一搜也就知道了.小的们,进去搜——他们哪里是搜人的,是在明着趁火打劫的吧。可是屋里还有什么东西让你来抢呢?但老人不能让他们进去!

  就在这时,突然屋里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声!好啊!你这个老不死的滑头!还说没有人,哪里来的哭声!别以为你屋里没点灯我们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!再不闪开!给你一顿好打!你们这些贱民就是犯贱,去疆场为国效力有什么不好!还不闪开!

  “官爷,我没有撒谎了,屋里真的没有什么人了。只有我的一个孙子,还不到一岁,他的父亲被你们招到边疆都死去了,可怜我那苦命的儿子哦,到死还没有机会见上他儿子一面!可怜我那苦命的孙子哦,生下来老爹都不在了。可怜我这一大把年纪,就这一个后辈人,因为孙子实在太小,我那苦命的儿媳也不忍心抛弃他改嫁。可是家里已经穷的支持不下去了,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,哪里还好出来见人的啊?”

  那些官差相视坏坏的一笑:那就更好了,既然你们家没有男丁,就让你那儿媳跟我们走吧。

  老妪哭道:“怎么?什么时候的规矩?连女人都要了?”

  那些人说:“你老还不知道吧,现在男丁实在紧张,那县老爷已经同意带女的也行去边疆做饭。既然你有个儿媳在,也是一样的。快点叫她出来跟我们走,不然我们可就真不客气了!”

  老妪说:“官爷,你们不看在我那小孙子份上,也看在我死去的儿子份上,饶了她吧!她如果真跟你们走了,我那小孙子可就真的活不成了。我就这么一个孙子啊!如果他活不成我也没有活路了!你们不是要人去跟你们做饭吗?那就把我带走吧,我去跟你们做饭。我那儿媳妇自打嫁到我们家,没有一天好过的,今天就是打死我,我也不能让你们把她带走啊!你们可怜下我这半条贱命,就让我跟你们走吧,现在河阳那边不是打仗吗,我现在就走说不定还能赶上明天跟将士们做早饭。”那些官差或许早就不耐烦和厌恶了:你去?我们可能交上差呢?

  这件事情不知道最后是怎么解决的,事情到了这就忽然断掉了,没有后面的线索。没有后面的一切。那个记录家到了这就没有再记录下去,就这些断简残篇的文字,那老妪的啼声,响彻了整个的历史,融入到历史的一砖一瓦之中。

  听妇前致词,三男邺城戍

  一男附书至,二男新战死

  存者且偷生,死者长已矣

  室中更无人,惟有乳下孙

  有孙母未去,出入无完裙

  老妪力虽衰,请从吏夜归

  急应河阳役,犹得备晨炊

  这是一首唐诗,完全用白描的手法讲述了一个故事:没有褒贬,没有对错,也没有带上自己的感情,就是很自然而然的讲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。

  然后下一个场景就切换到了后来,夜已经很深很深了,刚才那种吵嚷哭啼叫骂的声音都已经消失了。在似乎没有声音如此安静和深沉的夜中,是谁,那声音似有似无的啜泣?那不是泣吧,那是咽,是一种吞声的哭。那泪水是不是已经模糊了一切。是谁,还夜不能寐,在那漫长的历史之中,历史

  的年轮之中,是那千载之前的悲哀,绝望。

  夜久语声绝,如闻泣幽咽

  然后是第二天天亮了,那个投宿者或许也没有睡好要起程了。只有那个夜里逾墙而去的老翁,来那边无奈的与之话别……

  天明登前途,独与老翁别

  这首诗就这样结束了,或许我们还漏掉了什么:是那绝望之中的希望吧,是那个弱孙,那个这首诗中的一个希望活了下来。他长大后或许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民众,也正是这些普普通通的民众扛起了一部历史和一个又一个的朝代,也是这样千千万万的苦难者造就了历史。

  在千年之前这个最最不起眼的场景故事,被一位伟大的诗人记录下来,警示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们,一代又一代的受苦受难的人们。或许那个孩子长大后能够造就一番事业,在他回忆起自己的身世的时候,原来还有过那样的夜晚,那个伟大的祖母牺牲了自己换取了自己的一命。还有过那样的故事,那样的绝望,只有那渺茫的希望,在那里,诉说着之所以活下去的理由,之所以如此这般的理由。一个婴儿,是这整首诗凄惨之中的亮点,因为他还活着,他的母亲还在他身边,第二天还是会来临,太阳也还是会升起来……

  

石壕吏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