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写景作文
  3. / 正文

山坳秋韵

  天儿有点儿阴,不时有雨滴飘落。公路飞旋,划着弯套弯;汽车在吼,走着环连环;侧目窗外观深秋,平心静气天地间。一扫而过,大山障目丛林中燃红点点;稍事凝眸,秋意愈深林木间飞黄片片。前方飞驰的车轮溅起了一片水雾,雨水泥水瞬间蒙盖在汽车的风挡玻璃上。

  雨小了,停了。

  寻一处秋意的景致,觅一处大山的隐私,泊车在大山的胸怀。

  缓缓地爬上陡坡,悠悠地平心静气,慢慢地复又旋上,朦朦地环视山岗。

  山坳里隐着静静的小山村。砖房土房同在,柏油土路同存,砖垒的围墙,荆栅的小院,屋顶的太阳能,村头的老水井,空场上的健身器,栅栏上的豆角秧,“三蹦子”农用车停在土墙前,胶皮轱辘的马车靠着牲口棚。一条村村通的公路拉近了原始与文明的距离。再看,难得一见的炊烟袅袅祥起,耳听,羊咩、牛哞、狗吠、鸡鸣声断续的飘入耳际。炊烟裹着山村,山村贴着山根,山根悬着雾霭,雾霭漫坡山峰,好一幅水墨丹青。

  雨后的一切都是清新的。大山裸露的山岩:白的、青的、灰的、褐色的,平直的岩层,斜向的纹理,风化的碎石,坚挺的山脊,不畏羞涩的展现在面前。覆盖的土尘去了,遮挡的茅草黄了,岩石都像被新刷了一遍色彩,真真儿的还原了大山的本原。看着一层层的岩体,看着大山袒露的心胸,就像在读一本地质的教科书。这剖面就像大山的五脏六腑,是大山一步步嬗变的写真。

  紧紧依偎大山与之相连的是厚实的黄土层。去过共和国的西部,见过漫漫的黄土高坡,相比之下,这里的黄土厚度丝毫不逊色。虽说此地属平原地质稀有窑洞,但天泽人选,几孔废弃的土窑向使着它的曾经,岁月流逝已成记忆,原先的窑洞主人可能已经搬进了村庄。如今,一道道深沟大壑,一帧帧土崖直立,深沟大壑不见日,土崖直立难见光。雨水冲刷的痕迹历历在目,风蚀剥离的印记触目可见,竖的水冲痕,横的风蚀迹,即使好不容易有草驻留,悬在土崖半腰的草簇亦岌岌可危,稍有水冲风吹又将是一块新的土崖疤痕。

  土崖的层断面蓄积着薄厚不一的鹅卵石,仔细看似乎还有贝壳裹挟其中,究其高度,山坳村庄都在脚下。土崖的下边是沙河,前几天秋雨形成的洪流把砂石翻滚的支楞八翘,沙河又淘低了一点儿,土崖又增高了些许,这风云雨雪在天地山川间无休止循环形成的痕迹,或许只是我们能看到地质变化的一瞬。如果要追问贝壳的来历,那恐怕就是沧海桑田的演绎了。

  山里的土地是稀缺的。举目望去,大山純石性连土都挂不住,只是在山坳里长着为数不多稀疏的荆条。这里的土地大都呈现条条绺绺、斑斑块块状,条绺十几米,斑块十几平,最好的地界要算阳坡上的几块梯田了,那是小村得以延续的根本。

  一条一绺的土地上种植着杏树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这里产的杏儿甜核肉厚酸甜适口历史有名,多亏这些杏儿周济了这里的乡亲。黄土坡上还种植着枣树,同样,十里不同天,这里的枣子品相好糖度高,方圆百里首屈一指。叹服这些杏树枣树,在这样贫瘠的土地上生长奉献,不知这里的人们是经历了多少代的遴选才得以驯化栽种。

  今年天旱,时令节点的“卡脖旱”让好多庄稼颗粒无收,应了那句话:“处暑不出头割倒喂老牛”。放眼山坡地,努出穗不结籽的玉米满目皆是,偶尔成熟的,被主人剥去了玉米棒,飞飞扬扬的皮子白茬茬的散落在田间,真不知播种人该是怎样的一种无奈。

  山上的路很陡,蛛网般连接着斑斑块块的土地。机械,断了念想的上不来,也不值得上来耕耘。春种秋收,人们,和豢养的牲畜一同走在这条陡峭的山路上。两条车辙很深,其中还覆盖着独轮车的印痕,中间是牲畜蹄踏出来的深凹,清晰的蹄印儿是攀登的写真,一切的劳作就这样镌刻在生斯养斯的土地上。

  山坡上的杏树叶已经透出了淡淡的殷红,枣树叶已经黄透,这红,这黄,还有那满山草木恋秋的绿意,显现出深秋的斑斓。最招摇的要数长在土崖畔上的酸枣棵子,枣叶掉的所剩无几,稠拉拉的酸枣一片火红,硕大的野马蜂窝也瞧得一清二楚。

  迎面,几匹骡子和小毛驴分别驮着豆秧、秸秆、谷穗、葵花盘从山道上下来,它们颤悠悠循规蹈矩地踩踏着深深的蹄印儿,赶牲灵的老乡甩着响鞭儿,嘴里叼着烟卷儿,满脸的滋润。错过路后不忘甩下一句话:城里人,我们山里的景色不赖吧,好好转转,能长命百岁哟。

  又一声响鞭儿传来,他们的身影已经走到山下去了。

  一条岔路径直通向了另一处山坳,一处更大的陡坡旋向了更深的沟壑,一块醒目的牌匾指向‘山喔喔’养殖场,看来,大山的深处还别有洞天。

  

山坳秋韵

网站地图